HomeAdd to FavoriteAbout myWeblogRSS|XML
Archives
Categories
在愛情裡委屈著垂死的幸福

看似自由的不自由。
2004.05.08 Photo by Peishih


 
 
 
什麼時候委屈了自己,
還可以微笑著?
只有在愛著的時候吧。
 
那種心甘情願地去取悅一個人,
把靈魂也給貢獻出去了的無怨無悔,
幾乎是沒有神經的、沒有感覺的,
只想盡情付出的直覺反射… 

 
2004年6月16日的那天,日誌只起了個頭,就沒有繼續了;最近頻頻聽到、看到你的悲傷,我覺得這篇日誌應該可以接著下去,療你的傷、也治自己未完全復原的痛。
 
鎖上跟他相關的文章,妳卻刻意開了個帳號允許我可以進去閱讀,我早知道那會是一場驚心動魄的歷程,然而在讀著的時候,忘了把音樂關上,因為多愁善感的時候,並不適合聽悲傷的情歌,那只會讓自己覺得更虛弱、更難過而已,於是我變成了妳,在妳的一字一句裡,漸漸感受到那個曾經發生,又不能被承認的,妳的愛情。
 
不想在這裡安慰妳,如此一來,我在MSN上對妳的疾言厲色及苦口婆心就變得極端矛盾及諷刺,像是要把漸漸清醒的妳再推回那一團淤泥裡一樣的,我不許妳再對他心軟,不准妳再對自己仁慈了。
 
在仍可以見到他的環境中,要把對他的好感從心裡連根拔起是困難的,但至少不要放縱自己美化他的言行,讓情況繼續惡化下去,因為,作繭自縛的都是想不開的那個自己。
 
然而,傷痛還是可以寫的,在這段不為人知的感情中,最後會留下來的,只有妳的文字而已,因為已經委屈了妳的愛情,不忍再委屈妳的真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