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one but you...

關於黎明

 
   
不知道是不是喜歡爬格子的人都有這種習慣,只有在夜深人靜時才文思泉湧,白天則腦袋像漿糊一樣,什麼鬼都蹦不出來。於是呢,以前寫稿總是得要ㄠ到半夜,才開始動工(這是在沒有MSN之前,事情比較單純啦!現在不管啥時上線都會碰到朋友咧~很容易一聊時間就過去了!然後什麼事情都沒做…嗚…),久而久之,熬夜變成了一種習慣,不過鮮少會寫到天亮的,隔天還是得起床上班的,所以還懂得適可而止,不至於太誇張。  
   
有熬夜習慣的人,對於早晨的感覺應該是蠻陌生的,因為睡得晚就起床得晚,清晨的時光通常也是在睡夢中過的,真正醒來時已經都天大白,又得匆匆忙忙的出門去了。  
   
卻有那麼幾次,碰上了不同地方的黎明。  
   
童年時我是住在台東的,鄉下的人們總是早睡早起,所以五、六點起床很正常;天還濛濛亮,就在遠處的雞鳴聲中漸漸轉醒,只感覺廚房裡早已經因為媽媽的早餐而有了溫度,空氣是有點涼、卻又不至於冷,帶點鹹鹹海邊的味道,是印象中小時候的黎明。  
   
在London的生活其實變化頗多,熬夜到天亮的情況從功課寫不完所以死撐著,到因為去朋友宿舍串門子太晚才搭Night Bus回家,也曾經發生一票朋友到Central London的Bar瘋一整晚結果搭清晨的第一班Underground回宿舍的情況都有。印象比較深刻的應該要屬寫論文那一陣子的熬夜,記得是冬天,還在電腦前奮戰的不只我一個人,隔壁的室友也沒睡,隱約聽到他走進廚房的聲音,接著我的房門外就響起了一陣輕輕的敲門聲,他小小聲的說外面下雪了,怕是驚擾到其他的室友,他跑到離廚房最近的我的門前來說;看看時鐘已經四點多,這時外面已經積了一層薄薄的雪,知道這一晚肯定是沒得睡了,乾脆就沖一壺茶,坐在廚房裡,等天亮。London其實不怎麼下雪的,至少我去的那一年多,真正碰到下雪也才兩、三次,常常是半夜才下,下了一個小時左右就停了,所以我聽到第一班經過Henden Central 的Northern Line經過後院時,就知道差不多也快要見到陽光了,英國冬天天亮的時間較晚,溫度也常常要等到陽光出現後兩、三個小時才會回升,否則沒有一件大衣,一杯熱茶的加持,想在London的清晨裡保持愉快的笑容,得花上一點時間學著當道地的英國人才能完全適應。空氣,因為太冷而感覺稀薄,這也是獨到的英國風味,讓我印象深刻至今。  
   
台北的黎明有很多種,一種是因為熬夜寫稿而看見的黎明,那時因為疲累也感覺不出周邊的空氣、溫度什麼的,只覺得天空變亮的速度挺快,在快要意識不清前,鑽進被窩裡,在遠處傳來的車聲裡迅速進入夢鄉,這是因為趕稿壓力熬夜下的速食黎明。另一種,則是因為和朋友聊天聊到忘記時間,在輕鬆愉快的氣氛下迎接的黎明,也許是因為一夜沒睡而產生的暈眩,又可能是因為聊天聊得太愉快而產生的幻覺,街道上的人、車好像電影裡溶接的鏡頭般,從少變多,漸漸地就充滿了整個馬路,早餐店裡奶茶的香味這時還刺激著嗅覺,果然心情愉快時感官也會變得敏銳,不管那夜究竟有沒有睡。  
   
在Senegal的熬夜,多半是因為上網,等著朋友問些事情才講到天亮,畢竟我們相隔天涯,時間總不是那好兜在一起,有一次便心血來潮拿起數位相機拍鄰居屋頂上的日出,大概天色還是太暗,試了幾張還是覺得不好,索性拿了腳架自拍,我們那早來上班的管家頭上一定一堆問號吧!Senegal的凌晨很涼,但空氣裡有一種乾乾的、沙漠的味道,太陽還沒升起時,就像冬天的溫度,一旦太陽照到身上了,又感覺太熱,極端的溫差讓人還是有點難以適應,尤其是在醒著時的凌晨。  
   
因為回教的信仰,所以Senegal的人們五點左右就會起床,在家裡或是到清真寺那兒做每天第一次的朝拜,接著要不就是回家睡回籠覺,就是去上工了,也算是個好習慣吧!  
   
朋友問我,那妳在台灣熬夜,因為時差的關係,應該回到Senegal就可以過比較正常健康的早睡早起生活了吧~~  
   
想想應該是對的喔~~  
   
但,怪就怪在,我回到那邊,又會自動調回"熬夜狀態",晚上又開始在網路上"趴趴走",白天變成了"最美麗的熊貓",怎麼也沒辦法準時跟太陽公公見面了!

旅行與追尋

 
   
應該不能說是叛逆吧!其實我只是想,想要一種比較與眾不同的生活。幾年前,從我開始計劃要到英國唸書的那時候開始,我不斷的向上天這樣地祈求著;即使那時的我,並不清楚所謂「與眾不同的生活」到底具體的模式為何。  
   
變化其實是很緩慢而不容易被察覺的,因為你已身在其中;等你察覺了並開始習慣之後,所謂的變化已經是常態了。  
   
於是我開始了一連串的旅行,從英國倫敦出發,向南走過了英國正南方知名的海邊城鎮Brighton;往東因為要找BALLY的Outlet Mall所以驅車前往Norwich;壯闊的蒼原是蘇格蘭的特色風景之一,另外,也蜿蜒著山路,跟朋友們走了兩遍英國的北方,沒遇見尼斯湖的水怪,倒是撞見了幾群在路邊低頭猛啃乾草的高山犛牛,樣子不凶狠卻有一種憨憨的可愛;那傳說中的天空之島Isle of Skye,我們也前去瞻仰了,是在蒼茫的冬季,聖誕節的前後幾天;最後,趁著回台灣的空檔,繞到了英國西南邊風景最優美的地區Cornwall,當時那兒正在建構一個植物伊甸園(Eden Project),要將全世界的植物都搜羅到這個伊甸園中完整保存,讓植物免去因過度文明化及現代化而遭受到滅絕的命運,穿梭在人造的伊甸園中,頗能體會設立這園區主人的苦心;在英國唸書的這段時間,中間許許多多,能說得出來的英國景點,我應該都遊歷過了,應該算不枉此行。  
   
唯一的缺憾,就是沒有向歐洲那方進發,只抽空去了一趟巴黎,荷比盧德義,都與他們錯身,只能留待往後的機會了。  
   
接著回到台灣,又過了一年,竟然被命運在非洲的西邊安插了個位置,於是接著就準備適應在西非的生活。我想,上天大概是聽到了我的祈求,也沒虧待我,這果然與其他人的生活相較之下有著大大的不同。  
   
接著我會到哪邊呢?我幾乎已經可以預見,下一站應該在加勒比海一個叫做St. Martin的島嶼,我有個朋友就住在那;去年八月以前,我不認識這個地方,然而朋友告訴我,那個島嶼上半部是法屬地區,講的是法文,下半部呢,則是荷蘭屬地,講荷蘭文,是個免稅島嶼,最便宜的是數位相機跟電腦,這倒是令我不敢置信,因為台灣的電子儀器的價格已經很令人滿意了,竟然還有個地方電子用品的價格跟台灣有得比,看來也是個血拼的天堂。翻著她帶給我的飯店簡介,滿是名牌跟珠寶的廣告,沒錯,那邊的名牌跟珠寶也較其他地區便宜,但是天曉得那邊可以去呀?如果不是有朋友待過那個地方,大部分的人只知道美國、日本、法國、巴里島、泰國…其他不知名的小國小島,根本就自動在世界地圖上消失了。  
   
我比較有興趣的,是他們那邊的海灘。St. Martin也算是個渡假聖地,所以海灘上自然熙來攘往,喜愛陽光的男士女士絡繹不絕地穿梭在一朵朵明艷的洋傘之間。天體營對他們來說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有趣的是,海灘的酒吧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只要是上空的女生,喝飲料都不用錢,所以習慣性在太陽底下一曬就半天的歐美女士們,往往就可以一邊盡興的曬,一邊享用免費的飲料,消磨一個下午;酒吧老闆當然不是傻瓜,藉著沙灘上的清涼秀也吸引不少男士們前來聚集,總之老闆的荷包還是飽的,海灘上也更熱鬧了。  
   
喔,我是怎麼認識這個朋友的呢?在我的第一篇日誌裡面就曾經提過她了,她是我在巴黎機場轉機的時候認識的朋友,那時她要飛往格瑞那達(Grenada),半年來我們用email交換彼此的生活近況,半年後我們在台灣第一次碰面,之後她就要回St. Martin,我們約好明年的二月,要先到她那邊小住幾天,接著趕巴西(Brazil)的嘉年華,然後或許去牙買加(Jamaica)逛逛,這樣的旅遊聽起來很奢華,但是朋友說加勒比海那幾個國家的飛機票價錢約在一萬塊台幣左右,想想,或許加勒比海才是真正的人間天堂啊~~

Noël, la fête des fêtes

除了台灣的春節之外,過節氣氛最濃厚的,聖誕節沒有屬二也有屬三吧。  
但是隨著年紀的增長,雖然早就已經不相信掛襪子的傳說,但是在那幾天還是會因為看到和藹可親的胖胖聖誕老公公在街頭散播聖誕的氣息而感到一陣溫暖。每年聖誕節怎麼過的其實多半沒有印象了,但是在大一那年的聖誕節,我去了學校的教堂裡望彌撒,那是最有感覺的一次聖誕夜,畢竟聖誕節是基督教與天主教裡一個非常具有代表性的節日,那一個晚上,除了去吃那比平常貴好幾倍卻不一定比較好吃的聖誕大餐之外,最能感受這個節日的地方就是教堂了。第一次去望彌撒純粹是湊熱鬧的,從來也沒進去過輔大的教堂,所以那一次除了看看所謂的「彌撒」是種什麼樣的儀式之外,也順便去參觀一下這所天主教學校的大教堂。現在已經記不太清楚當時的情況,只記得教堂裡有一群穿著白袍的神職人員,在聖檯前面念著聖經,接著揮舞著一罐類似薰香的東西,接著就是唱聖歌,那宏偉的歌聲迴盪在教堂的每個角落,連不是天主教信徒的我都被感動了。  
   
教堂的設計或許就是個最適合唱聖歌的環境。傳統的宗教聖歌---"葛利果聖歌" (Gregorian Chant)是以拉丁文唱出,內容是聖經中的經文,純粹為宗教禮儀而創作。它是單音音樂,沒有樂器伴奏,也沒有節線或拍子記號,完全是自由節拍,節奏大多跟隨經文語音節奏;然而,傳頌有如天賴之音的美聲團體「GREGORIAN 教皇合唱團」,除了維持由十位來自英倫且地位崇高的教會合聲菁英,在由教堂改建成的錄音室錄製音樂專輯的原則之外,也加入了某些流行音樂的元素,讓傳統與現代巧妙的結合,賦予了這些歌曲神聖的內涵與永不退流行的生命。  
   
今年的聖誕夜,我在西非第一個建立的古老教堂裡,再度感受到那種震撼人心的聖樂,雖然那個教堂遠不及輔大的教堂華麗堂皇,沒有彩色的雕花玻璃,沒有鮮豔的天堂壁畫,連天使雕像也只有零落的一兩尊,但是教堂裡神聖莊嚴的氣氛,與聖歌撼動人心的威力卻是永恆不變的。

Unspeakable

掛上了電話,仍能感受到你那方隱隱作痛的心情。   又會習慣性的躲回自己的天地,再次武裝起你堅強的外表,明天太陽依然會升起的,你還是得清醒。   關於這段曖昧不明的感情,若不是你太小心翼翼,就是對方真的沒有勇氣,讓你感受到如此的力不從心,甚至已經要放棄了。現在的人越來越害怕受傷,也漸漸的不能勇敢,所以很多時候,愛情只是與你擦肩而過,若兩個人在那時沒有交集,從此也只會是兩條平行線了。   聽你說有很多很多感覺,很貼心、很溫暖,你卻不明白今天為什麼突然又產生了距離,遙遠的就像是兩個陌生人般,你再也不能確定,曾經發生的甜蜜,是不是真實的,還是只是一種幻境。   知道你要的,不祇是好朋友而已,但,你永遠也不能控制,他到底要不要這樣的感情。你一向都比我理智的,在我遇到感情的困擾時,你比我清醒,但是當愛情發生在你身上的時候,你也是會困惑的……這沒什麼不好,因為從來不把愛情當作是你的重心的,現在你也感受到由感情帶來的酸甜苦辣了,這是人生必經的過程,即使痛苦,也是一種成長的開始。   從來都是你聽我說比較多,也知道你總可以理性面對,所以我也不用多說什麼,因為你很清楚,你應該怎麼繼續你的明天。然而,就像我說的,上天沒有安排你跟現在的這個在一起,必定是在後面準備了一個更適合你的,在等著你,所以讓悲傷的歸悲傷,還是要有愛的勇氣。   現在這個連對你表白的勇氣都沒有,你怎能指望,未來你們在面對問題時,他也能提起勇氣,與你一起面對﹖   浪漫很容易,體貼很容易,但是,要認真面對一段感情,勇於負責卻是最難的課題(因為我目前也還在學習中…….),你已經表現出你的誠意,如果對方不予回應,別把自己的尊嚴也賠上了,因為在以後你回頭看這段時,你會慶幸你現在的清醒,至少還為你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   不知道今天晚上的你,睡不睡的好,希望,真的希望,你可以在悲傷之後,重拾你的歡顏,變得更堅強、更成熟了,然後準備好迎接那個你命中注定的人,一起牽手快樂的走下去。

遲來的告白

凌晨二點鐘,我又失眠,治療失眠的辦法之一,就是連上網路去,只有網路世界廿四小時不打烊,也可以順便用文字安撫自己的心情。   那晚我沒有用一貫的帳號登入MSN,於是,不期然的,竟然遇見許久沒有消息的你。   沒有習慣一上線就跟線上聯絡人打招呼,因為對方可能在忙,無暇他顧,所以我習慣性的打開Word,準備好面對自己的情緒。   上線五分鐘後,收到你的訊息﹕「凌晨二點多了,妳怎麼沒睡﹖又心情不好了嗎﹖」   雖然很久沒聯絡了,你仍然清楚我的個性。「怎麼你也還在網路上﹖……」我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下意識的想逃避。   你說你前陣子都在國外,因為忙著談一個新的case,事關重大又不能假手他人,一向小心謹慎的你,只得一直留在那邊坐鎮指揮,所以一直沒有在台灣。 「現在在整理後續的報告,已經幾個夜晚都這樣啦﹗變成隻大熊貓了……」你還丟了個哭臉給我,我卻因為你頑皮的語氣,在電腦前笑開了。   「妳笑了對不對﹖」 收起笑容,我還覺得奇怪,怎麼你會知道。   「妳一向單純,只是太多愁善感了。」唔,又一個自以為瞭解我的人。難道我真的這麼藏不住我的情緒﹖正在懊惱時,你安慰我說,這樣你跟我相處才不費力氣,因為在職場上,複雜的人際關係,已經快要讓你筋疲力盡。   聊到過去同學們的近況,也想起從前那一段瘋狂的年輕歲月。   「哪有人像我們一樣,玩社團玩的那麼徹底的……」是因為社團才跟你認識的,也看見你的才華在那裡發揮的淋漓盡致,當時,我深深為你著迷。 「對啊,我還知道妳那時候很崇拜我咧!」我吐了吐舌頭,很不情願的回你,「那又怎樣,你又不理我…..我年少無知啦!」開了一陣子玩笑,你忽然沉默了下來。   我以為是視窗的訊息滿載,洗掉原有的這個,我等著你接話。卻不見你有任何動靜。   「那時不是不知道妳的心意,只是我剛剛才失去一段感情,而我不敢相信,幸福來的這麼快。」   長長的一串字,這會兒換我不知道怎麼接下去。   「怎麼….又提起這段…..不過,原來你知道﹖」我慢慢的,打出這一串字,正在猶豫要不要送出,你的視窗又在閃動。「我知道妳對我很好,只是我不敢再相信愛情。」   其實,年輕時的感情很傻,卻也單純。我只是在你每次被她傷的徹底時,陪在你身邊,聽你說你的付出竟然換來一場傷心。那時,我天真的以為,會有那麼一天,你會發現我不只是你在心傷時的安慰,你會發現我的存在,而用同樣的痴心對我,我只是安靜的等,在你身邊。   「那都過去了,也沒關係……」想起那段酸苦的歲月,回憶來襲。   「我能體會妳的痛苦,但那時我真的沒有勇氣。」話中的憂傷,現在聽來仍然淒涼。   為了不讓悲傷的情緒繼續蔓延,我試著讓你恢復平靜。   「現在我們還是好朋友嘛…..」除了這一句,我真不知該怎麼說。我一向都扮演安慰你的角色,現在還是一樣。   「後來我一直在尋找像妳這樣的女孩,但是,年紀越長,真愛越來越難尋…」 以前我們除了聊感情、聊理想、談未來、還有其他聊不完的話題,你說你也覺得驚訝,怎麼倆人可以這麼投契。   「從前不懂得珍惜,現在想想,好像一切都來不及了。」你話中的沮喪,我簡直就無能為力。   「時間晚了,你該休息了…..」我怕再聊下去,氾濫的情緒真的沒辦法收拾了。 你也發現自己逐漸失控的理智,又是一片靜默。   「對了,今年生日我忘了給妳我的祝福…..」   「都過了這麼久了,沒所謂囉…」我很想輕鬆的開玩笑的,但這種情況下,還是算了。   「明天妳會收到我遲來的祝福的。」終於換你有笑臉了。我鬆了一口氣。   「不知道這算不算遲來的告白﹖」我想你是開玩笑的,因為你加了個鬼臉的表情符號。   「啊….」這下我得跟著裝傻了。 離線後,原本想寫的心情變得出奇的平靜。雖然到現在他才告訴我當時的心情,但我還是覺得很高興曾經有過那一段深刻的時光,在當時雖然辛苦,卻也在他心中留下了一席之地,這是我當初從來沒想過的。   隔天,我收到了一束花,雖然沒有具名,但我知道,那是他的心意,在我真心付出多年後的一個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