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X LEGS MONSTER

2005.05.27 Photo by Tony Lee

  最近Tony到這裡來進行田區測量, 所以我也跟著溜出去拍照, 很意外的在田區的沙地上真的看到了傳說中鮮豔的小蟲, 只見到一個鮮豔的紅色小點在地上動來動去, 大小只有一塊錢硬幣的四分之一, 卻讓人無法忽視牠的存在, 實在是太漂亮了… 我的相機沒有加裝近攝鏡頭, 只有Tony的相機可以拍到這麼清楚的畫面, 頂著大太陽他還趴在溫度高得可以煎蛋的地上趴了很久, 就只為了拍一張既清楚又不失焦的照片, 可需要十足的耐心與毅力, 跟因為鏡頭無力加上烈日曝曬過度已經攤在旁邊大樹下的我可是相差甚遠, 很貪心的跟Tony所以調了這張照片跟大家分享~

2005年黃色夏天

2005.05.12 Photo by Peishih

  最近很有氣質,閒來無事畫油畫,感覺還不錯吧~   經過jereek大叔的指導, 讓我的Photoshop又重新動了起來, 雖然不是真的用畫筆彩繪的, 也做的比jereek大叔的傑作遜色很多, 但是影像處理軟體可以對原本有瑕疵的照片輕鬆創造出各種不同的感覺, 具有讓照片再生的神奇魔力, 可得好好找時間鑽研。   沒什麼大事, 最近除了牛比較煩之外, 風比較大之外, 真的沒什麼新鮮事, 純貼圖啦~

FrienMory in 2003

  走訪九份,忘了是誰先提議的,但很高興跟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悄然地走進了這印象中既神秘、又復古的老地方。     那天沒有風,陽光只是暖暖的灑在身上,天空有點灰暗,卻擋不住我們想要飛的心情。也不是從沒踏足過九份,然而,與不同的人來到相同的地方,卻可以創造截然不同的回憶。       小倩,是我大學的死黨之一,最喜歡走在大自然裡,盡情呼吸。 惠君,工作上最聊得來的夥伴,雖然看起來天真活潑,卻有纖細敏感的心靈。 泓岳,雖然相識不久,但也擁有一顆赤子之心,才開始喜歡用相機收集回憶。 Joseph,泓岳的朋友,只有不到廿四小時的相處時間,但感覺是個不羈的攝影者,很容易和陌生人拉近距離。 我,就是我,很喜歡製造記憶,卻總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才會用一種悲傷的姿態想起。     背起相機,調整光圈及焦距,對準你不想遺忘的畫面,讓快門去記憶。因為人終將會老,時間也會無聲無息的過去﹔而唯有用這種方式才能確保任何快樂與不快樂的記憶可以不被忘記,而能夠深深寫在心底。   二OO三年五月的某一天,你跟我跟她/他,我們一起在古老的城市裡,以一種優雅的姿態漫步於現在與過去的交錯時空中。  

2004.04.26 photo by PeiShih and Hueijiun Lai

Walt Disney World

2004.02 Photo by Sabrina Liao

  第二次回到那從小夢想中的,王子(們)與公主(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樂園。

Voyage de Scotland

Photo by Richard

 
   
不久以前  
我們就是這樣的..